经典咏流传丨《枉凝眉》《三字经》成大热单曲!今晚17点经典归来

发布时间:2018-05-15 16:40:44

经典咏流传丨《枉凝眉》《三字经》成大热单曲!今晚17点经典归来

  播出以来收视一骑绝尘,引发媒体及行业专家集体点赞,更在观众中收获爆棚口碑,成为叫好又叫座的文化节目新标杆。

  随着节目热播,迄今为止推出的16首诗词音乐作品都成为网络音乐平台的热门曲目:

  用现代音乐包装诗词经典的模式,不仅让文化润物无声融入百姓心中,更让传统文化有了更加直击心灵的强大力量。

  康震,北京师范大学教授,CCTV-1《经典咏流传》鉴赏团成员之一,因在节目中的精彩点评和解读圈粉无数。和诗以歌,诗该如何理解,歌该怎样唱?今晚17:09《经典咏流传》第二期即将在CCTV-1为您重播,先来看看康震对本期诗词咏唱的见解和点评吧!

  其实《三字经》严格来讲,它都不是一本书,因为当时它刚刚开始写的时候,大概就1060多个字,那么谁会下这个功夫,三个字一句的把这个写出来,然后大家都还喜欢背,起码咱们前头几句都会背。所以我觉得这是挺耐人琢磨的一件事,这就是大家常说的大家写小书。

  作者王应麟是南宋时候的一个大儒,他写了一本书叫《誉海》,这本书就是给那些准备参加科举考试的人准备的知识百科全书。然后他把这些东西现在都变成了一千个字。为什么这本书特别受追捧呢?它虽然小,它的知识层次特别丰富,它基本上分了好几个部分,比如说第一个部分讲教育原则的,再往下是介绍好人好事的;再往下,是讲中国朝代变化,再往下是讲我们古代有哪些书的,再往下是鼓励你好读书。所以你别看书小,包罗万象,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个就是为什么这本书是在蒙学当中最首屈一指的。

  王应麟编了它,到明代初期、明代晚期有、清朝、民国初年都不断有人扩充它,甚至1949年以后,人们还在扩充它。所以《三字经》也在与时俱进。包括现在,如果力宏有兴趣的话,他也可以往下编。

  我们今天的分享词就是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习主席告诉我们说,青年人在人生的道路上要扣好第一粒扣子,因为扣好了第一粒扣子,下面的若干粒扣子才能扣得准,扣得端正。像《三字经》这样的中华文明典籍就是我们的人生第一粒扣子,帮助我们扣好第一粒扣子,在以后的人生道路当中,我们才能走得端正,走得稳当,走得又快又好!

  咱们这个节目叫《经典咏流传》,我觉得在今天这个《枉凝眉》这个曲子上体现的特别鲜明和典型。

  首先,曹雪芹创作的《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最顶峰。然后,它只是一本书,但是,王扶林导演把它用影视的形象的方式,第一次呈现在了电视机上,为大众所熟悉。这是八七版又一次影像版的经典的《红楼梦》。在这中间,王立平老师创作的这一系列歌曲也成为了经典。一代代人,从曹雪芹到王扶林、王立平老师,包括陈力老师唱这些歌,经典代代在流传。

  中国所有的启蒙类读物都是有韵的,只要给孩子们读的东西,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只要是汉语写的,我们都尽可能地让它归入韵脚便于记诵。

  《声律启蒙》这个东西重要在于它抓住了中国汉字、汉语的基本特点。它是有韵律的,这种韵律感是汉语和其他语言一个很大的区别。因为我们古代这个汉字是有平上去入四生的,我们现在说的第一声、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但是西方的语言是没有这四个声的,因为有这四个声,所以中国的古典诗歌才会有这种韵律之美,才会有五言律诗、七言律诗、五言绝句、七言绝句。《韵律启蒙》就是要教给我们,怎样让我们的创作和生活语言充满韵律之美、节奏之美,而且它也不是一个机械的韵律的书,你看天文、地理、人物、典籍各种东西都在这一对一对里面。

  因为中国古代从文言文时代开始,中国语言文字有一种特别的特点。无论是写文章还是写诗,作者一般都尽可能地让这些文字赋有韵律感。比如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都是这种对仗的。我们的先辈们已经把汉字韵律的这种美发掘到极致。现在大家都喜欢写对联,写个春联,那是因为这种韵律的美能激发起我们内心里面的一种美感跃动。

  这里边无一不有天地人的相互对应、均衡。古人说,礼之用,和为贵。所以和谐共生、和谐共存、和谐共美,这是中华民族的价值观念,也是我们的生活理念,如果我们每个人都秉持这种观念和理念,我们的生活就会更美。

  古人写词,一般就写一首词,但是这个词前面还要加一个小序这是不寻常的。虽然在苏轼之前就有之人这样做,但苏轼开始大量的人这样做。我觉得这是因为苏轼愿意在词当中留下自己人生的痕迹。

  这个词是非常奇妙。三月七日,他和他的朋友上沙湖遇到大雨,雨伞提前被仆人们拿走了,因为以为不下雨,结果下了雨,大家都感到非常狼狈,只有我觉得,没什么,也无风雨也无晴。因为在苏东坡看来,人的一生就两种天气,一个是晴天,一个是下雨天,所以无论你走到哪,你都会碰到阳光,也都会碰到阴天和下雨天,以这样的心态来看待人生,人生何处没有春天,人生又何处没有温暖,你又何必疾疾地去奔跑,去寻找你心中所谓的阳光或者是美好呢?你不需要这样。

  所以我觉得苏东坡给我们贡献最大的一种财富并不在于说他做了多大的官,写了多少文章,而在于我们最需要支持的时候,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他出现了,他跟你说,一蓑烟雨任平生,小伙子,别发愁。

  但是他在流放期间写了《大江东去浪淘尽》,写了一蓑烟雨任平生。就是他在最苦难的时候,给我们奉献了最潇洒和最美的诗篇。当我们都认为我们的人生要归零的时候,苏东坡说NO,没有归零。我的人生我做主,我不把你归零你别想归零。所以我觉得苏东坡在我们的文化里扮演最大的一个角色,只要我自己不认输,没人能说我输,我的自信就是我的。我觉得黄绮珊就是这样来诠释苏东坡的词的,非常漂亮。

  在您(胡德夫)第一次唱的时候,因为我只听见了咏叹的声音,没有具体的歌词,我那一瞬间就感觉好像是从远古滚荡而来的一个声音。

  我自己有一个很切身的体会,就是有老家、有方言的人其实是非常幸福的。因为你可以回家,而且你回家之后,可以用这些方言,用另外一个语言系统跟你最亲密的人讲你们之间才能懂的最亲密的话。

  听了您的歌,让我们想到了很多事,这些事不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甚至也不是未来我们期待的事,而是我们的过往很多的事情一幕一幕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我觉得这是您通过您的声音塑造的一个世界、给予我们的一个力量。

  我觉得胡先生用古谣里边融入这个曲子的歌词非常恰切,实际上是一种古为今用或者古今融为一体的一个巨大的尝试。你看他那个词最后一句,断肠人在天涯。他想家了,他就是想回家了。

  胡德夫先生唱的歌,不仅让我们找到了回家的路,也让我们大中华的人时时刻刻想起我们每个人的家乡。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初心,当你从家门出发走向未来的时候,当你工作时,当你正在畅想自己以往美好理想的时候,你都要想一想,你是从哪个门跨出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家,而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大家,就是大中华。所以大中华是我们的家,是我们永恒的,永远的乡愁。这个乡愁就是我们的思念、冀盼,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她。

  这种乡愁既有个人对家乡、对故乡的思念,更重要的是龙的传人对我们大中华的思念,这种思念不止是一种愁,更重要的是常念常在心。不管我们走多远,我们都知道我们从哪里来,不管我们的事业多辉煌,我们都知道我们的过往是曾经怎样。我想这就是我们回归原乡的精神,也是胡先生今天带给我们的最棒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