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的作者为什么要说和尚是好色之徒

发布时间:2018-05-15 12:48:58

水浒传的作者为什么要说和尚是好色之徒

  对于和尚好色,《水浒传》第四十五回有一大段描写,看过这段描写,和尚似乎是个个都那么不堪。书中是这样写的:“原来但凡世上的人,惟有和尚色情最紧,……缘何见得和尚家色情最紧?惟有和尚家第一闲。一日三餐,吃了檀越施主的好斋好供,住了那高堂大屋,又无俗事所烦,房里好床好铺睡着,没得寻思,只是想着此一件事。”至于那大户人家,日夜有钱物挂念,一般小百姓们,白天劳累,晚间忧虑生活艰难,“因此上输与这和尚们一心情静专一理会这勾当”。为了证明这个立论正确,书中还拉出名人来佐证,更有四句“言语”,直接下结论说这和尚是“色中饿鬼”。

  书中第一个出场的和尚是智真长老,他是五台山文殊院里的方丈。鲁智深杀了人逃亡,来到五台山脚下,得到了文殊院檀越赵员外的推荐,上得五台山当了和尚。由一个军汉转变成一个和尚,初来乍到不懂规矩也就罢了,他还违反寺规喝酒吃肉。吃醉了酒,鲁智深还打了寺里的和尚,后来更是打破山门,惹得寺院里的和尚个个都要求将鲁智深赶出寺院。本来,鲁智深要在寺里出家,文殊院里有职位的和尚都反对,因为“这个人不像出家人模样”!这样,寺里是呆不下去了,鲁智深只能离开。一般方丈都会是把鲁智深赶出去完事,但智真长老不是一般人,他是“佛”,他不仅把鲁智深介绍到师弟那儿,还给鲁智深留下了四句偈语,而这四句偈语竟然都应验了!这样有情有义的人,在和尚是长老,在凡人是长者,但就是没有色!

  智真长老给鲁智深介绍的是自己的师弟智清长老,他是东京城里大相国寺的主持方丈。这个人道行肯定比不上师兄真长老,就佛界来说,大相国寺尽管地处京城,其地位却比不上五台山文殊院,所以,智清长老是师弟。智清长老道行虽然没有师兄真长老深,见师兄推荐这么一个人来还发牢骚,但这个人却依然有一副好心肠,仍然收留了鲁智深,还给了他一个管菜园子的职事僧做。这个管菜园子的虽然是个末等职事,但对于鲁智深来说却是非常适合的一个地方,这儿远离大殿,不受拘束,自己说了算,没有束缚。既然是一个和尚,对于像鲁智深这样的人,这地方是再合适不过了。对于鲁智深的收留,如果说真长老体现的佛的容量,那清长老体现的就是老人的胸怀。正是有了清长老这般照顾,我们看到了一个在东京菜园子里畅心舒怀的鲁智深。对于这样的长者,对他谈色都是罪过。

  这两个人都和鲁智深有关,鲁智深又是梁山上的好汉,书中很重要的一个人物,还是一个和尚,这个人应该就是决定作者对于和尚态度的关键人物。那就让我们来看看鲁智深的行事吧。还是在做和尚前,鲁智深救了金翠莲和她的父亲,这导致他吃了官司流亡江湖。这种事情,鲁智深完全可以不管。在那个社会,金翠莲的社会地位实在是太低,鲁智深这种社会地位的人,能够不说一句“活该”已经是难能可贵,再出手相救,也只有具有佛心的人才能做到。更主要的是,鲁智深救人没有丝毫的杂念,救了人,就是让人走,不知道他们父女俩会到哪里去。还有,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根本就管不过来,但让鲁智深碰上了,碰上了就管,这就是一个“义”字在心!

  为了金翠莲,鲁智深杀了人不得不逃亡,又因为金翠莲,鲁智深当了和尚上了五台山。鲁智深的性体实在是不适合当和尚,这就是他在五台山待不下去的原因。但不能当和尚是鲁智深的形外,能够成佛却是鲁智深的心内,只有看透了鲁智深的这番虚与实,才能看明白一个真正的鲁智深。

  但是,在鲁智深成佛的过程中是遇到过“色”的。在去东京的路上,鲁智深第一站就遇上了一件“桃花案”。桃花山上的强盗要抢桃花村刘太公的女儿为压寨夫人,鲁智深硬是给打了回去,他为了让刘太公放心,还让抢亲的小霸王周通做出“兄弟再不敢登门”的保证。如果说,金翠莲后来又让鲁智深给遇上了,那刘太公的女儿却是不一样,鲁智深救了也就救了,离开后再也没有后声。而对于瓦罐寺的生铁佛崔道成,鲁智深却是要“除恶务尽”,因为这个家伙除了作恶,还是个色鬼,这样的人又怎能让他活着玷污佛门!

  如果说,鲁智深这些“见义勇为”的行为只是与“色”有关联而没有经受过“色”的真正诱惑,那么,武松却实实实在在经受到了诱惑。潘金莲是武松的嫂嫂,武大郎是书中第一丑男,有了这个对比,把潘金莲看成是书中第一美女并不过分。就是这样一个人来勾搭武松,武松并不为所动。当然,这当中有一个伦理道德约束的问题,但武松是有着家室之念的,张都监曾经把一个叫玉兰的姑娘许给他,武松实际上是已经接受了。就是这样一个人,后来也成了和尚。成了和尚的武松于色再不沾边,而他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成为六和寺的“清忠祖师”!

  这些为师成祖的难道不是和尚吗?不用说都是。而前面一段描写又是实实在在的,这就向人们提出了一个问题,作者为什么要写和尚好色?

  其实,这是一种对比写法,佛门中同样有好也会有坏,和尚中有祖师也存在着败类。尤其是瓦罐寺里的老和尚,更值得一提,他们三日没有饭吃,而生铁佛崔道成那儿却有酒有肉有女色。这还不算,崔道成要把这几个老和尚抹黑,竟然能够说得鲁智深相信!鲁智深是一个和尚,尽管入门时间不长,对佛门中事情了解不多,但这种事情现实中肯定存在,所以他们才能说得鲁智深相信。

  应该说,《水浒传》的作者并不反佛,把鲁智深和武松写成是得“正果”的梁山好汉就是一个例证。只不过他有一些疑惑,从而会带来一些思考。和尚不会是人人都能成佛,他们当中大多数都是一些普通人,当这个赖以生存的寺院香火不那么旺盛了会怎么办?一个和尚老了,假如他没有一个地位,道行不深,又没有儿女,到底该怎么办?世间不都是五台山和大相国寺这样的宝刹。既然你选择了当和尚,就应该去好好修行,加深道行才行。就像那个裴如海,虽然已经有了身份地位,如果不修行,不为善,瓦罐寺里的崔道成就是例子。而梁山好汉干的是替天行道的事情,不管你是寺院里还是朝廷里,这些不义之事,他们都要打扫干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